您的位置 首页 慈善活动

行动者凌锋:治病救人,救命更救命运

在凌锋身上,浓缩着一个江湖儿女的侠肝义胆。

行医几十载,她在人体最为复杂的大脑神经中稳步操刀,斡旋毫厘之间救人无数;缘起一句托孤承诺,她卖掉公公留下的房子,成立基金会,为千名民族孤儿寻得庇护;针对贫困地区医疗资源匮乏,她发起中国志愿医生行动,走南闯北,让老百姓在自家门口得到救治,甚至还远赴非洲展开国际援助,用实际行动向世界证明“凡我华人,虽远必救”。

在9月9日-12日世界神经外科联合会北京大会前夕,凤凰网公益行动者栏目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外科首席专家、北京凌锋公益基金会发起人凌锋。

“当妈的最听不得孩子受罪”

年龄框限不住凌锋的风风火火。

一头爽朗短发,搭配着浑厚嗓音,走起路来大刀阔斧雷厉风行。在凌锋的周围,总是环绕着一种向上翻涌的能量,源源不断,蔓至他人。

在她的办公室门口,张贴着一幅“为民族孤儿募款义诊”的海报,照片中男孩儿稚嫩的小脸略带几分羞涩,眼神里满是真切,惹人怜爱,他也是凌锋帮扶的孤儿之一。

“为民族孤儿募款义诊”的海报

谈及与这群孩子的缘分,凌锋回过头看了一眼摆放在办公桌前的合照,嘴角微微上扬,思绪回转到20年前的那台手术。

1999年,云南丽江民族孤儿学校的校长得了脑瘤,前来北京就诊,手术前她讲述了许多与孩子们有关的故事,并且恳请凌锋,倘若自己下不来手术台,希望她能够帮忙照顾这群孩子。突如其来的托孤之重一下子就触动了凌锋内心的母爱,她当场答应下来,“当妈妈的都是这样,最听不得孩子受罪。”凌锋回忆说。

值得庆幸的是,手术很成功,校长经治疗后平安返回丽江,原以为一时承诺也会随之烟消云散,可凌锋却铭记于心,至此多了一份遥远的惦念。

2000年,她专门跑到民族孤儿学校去看望这些孩子,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招收自偏远贫困的大山,来学校之前甚至从来都没有吃过米饭。

第一次吃米饭的孩子们

“每个小朋友都黑得像小土豆一样,浑身脏呼呼的,但他们一点也不怕生,目不转睛地看着你,时不时地想要拉拉你的手与你亲近。”凌锋心疼他们的本真与不易,决定认养其中两名孤儿,每年定向资助8000元,寒暑假期间还会将她们接来北京小住,呵护备至,与此同时,她也在密切关注着这所学校的情况。

凌锋与认养的两个女儿

2007年,由于经济窘困,丽江民族孤儿学校面临解散。一直通过义诊为其募集善款的凌锋不忍孩子们无所依靠,便在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下面设立了民族孤儿救助基金,硬着头皮四处求人,全力资助孩子们所有的生活费用。

从2005年至今,凌锋累计筹款7000余万元,前后帮扶了包括孤儿学校在内的1320个孩子。他们根植于贫困土壤,因此更加懂得珍惜来自旁人的暖意,每当凌锋过去探望,孩子们总是贴着她,黏着她,前呼后拥地喊她“妈妈”。

“凌妈妈”和孤儿学校的孩子们

除了衣食住行和教育上的投入,考虑到长久缺失家庭关爱容易引发心理问题,凌锋还在学校专门设立了咨询室,并从社会上招募一些心理专家到丽江对孩子进行心灵抚慰与开解。

“治病救人不仅要救命,还要救命运。你要让他们在心理上、人格上站起来,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这才是我们的目标。”作为医生,凌锋深知自信对孩子成长的关键意义,于是联动北京现代舞团,挖掘少数民族能歌善舞的基因,为孩子们组织编排舞蹈诗剧《蓝月谷》,在北京、深圳等地多次演出,让他们走出大山,尽情释放情绪,勇敢跨越生活的阴沟。

“本心”

黑暗无处不在,但因凌锋所汇集起来的点点星火,也曾“照亮”许多地方的夜空。

2017年3月,凌锋联合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胡大一教授,发起成立中国志愿医生团队。旨在通过“扶贫、义诊、救灾、援外”等方式,精准帮扶贫困地区人民群众解决看病难问题,提升当地医疗技术水平和服务质量,留下一支“走不了的医疗队”。

中国志愿医生亮牌宣誓

“他们来自全国各地,虽然之前可能从未谋面,但这种不计得失的奉献精神将所有人粘合在一起,共同为深陷贫困漩涡的人们撑起一片天,这让我感觉特别亲切。”说起团队成员,凌锋的声线变得尤为温柔,“我最大的收获是自己的内心也变得更加纯净、平和。”

目前,在系统内注册的中国志愿医生有1800余人,涵盖全国38个不同学科,团队共组织33次志愿医生行动,为将近18000名病患带来康复的希望。

中国志愿医生在广西开展医疗扶贫座谈

“每一次行动都有五项任务:调研、解决、带回、培训和联络。其中,培训和联络对于缓解医疗资源匮乏尤为重要。”凌锋介绍道,“两年以来,我们已经与全国119个国家级贫困县中的县医院、中医院、乡村卫生院建立联系,并且设立132个专家个人工作站,培训村医5000余人。”

任何一个走进凌锋的办公室的人,都会注意到墙上那张红蓝相间的半人高表格,每盖上一个红色印记,凌锋的心里就会多一分踏实。上面的804个国家级贫困县,她们如今已经走过近四分之一。

“用爱心呵护健康,用智慧改变贫困,用行动赢得尊重。”短短21个字的中国志愿医生宣言,凌锋和团队成员却愿意用生命的长度去践行。

中国志愿医生在几内亚援外

2018年4月,首批援外中国志愿医生在几内亚救助了一名车祸伤员,当时他满身是血,情况危急,需要立刻手术,可家属对其既往病史一无所知。面对当地传染病发病率较高、手术用品稀缺等状况,他们来不及多想,穿着拖鞋站在血泊里进行抢救。凌晨三点,伤患成功脱离生命危险,地上的汗水和血水早已在夜色中混成一滩。

“作为医生责无旁贷,你没有任何理由退缩,也没有权利撒手不管。”谈及这段故事,凌锋的语气中尽是坚韧笃定,眼睛里烧着一团火。

中国志愿医生与中国志愿医生外国志愿者合影

埃塞俄比亚的援外经历同样让她记忆深刻。

当时,凌锋带领宣武医院4名中国志愿医生小分队在当地进行学术交流,碰巧遇到一名中国工人突发大脑动脉瘤破裂。“这种病的死亡率非常高,当地医院束手无策,要求送回国内医治,可时间耽误不得,患者随时有可能再次发生破裂。”

在解决行医资质、器械设备等困难后,凌锋等人以指导专家的身份展开紧急施救,硬是生生将这条命给拉了回来。第二天上午,病人完全恢复鞠躬道谢,凌锋伸手将他缓缓搀起,只说一句:“凡我华人,虽远必救!”

“我见不得别人痛苦,所以想要尽己所能去帮助别人,这是我的本心。”她说。

那些因凌锋的无私无畏所延续出的生命光亮,于不知不觉间,也在指引着她在原点回旋。

“用心”

作为我国神经外科学界第一位女博士和介入神经放射第一人,凌锋曾因救治被国外医生疑为“脑死亡”的凤凰卫视前主播刘海若而备受关注,被许多人视为“神医”。

她对这一称谓不以为意,“现代医学有其可为与不可为,世界上根本没有神医。我们都是按照客观规律和医学人文理念去救治病人,也都会有无能为力和束手无策的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心去对待每一个生命。”

在旁人看来,“用心”可能是一个相对泛化的词语,可在医患关系较为紧张的当下,凌锋以为,真正将“用心”融至细节,才能更好地唤起医患之间本能的信任与理解。“医生要入情、入理地与病人交流,尽可能同他们的心态、认知和理解达成一致,成为一个战壕的队友,共同对抗病魔。”

国学大师饶宗颐为凌锋写的“用心”二字

自2012年起,在凌锋所带领的宣武医院神经外科团队中,包括住院医生、进修医生、研究生在内的所有年轻医生,每人每月都要写一篇叙事病历,“让他们走进病人的生活和故事,把对病人的同情、悲悯、思考和感动毫无保留地写下来,这样他们自己心底最温暖的那部分就会得到释放,这对病人也会形成一分暖意。”凌锋说。

2019年4月,凌锋策划出版《用心:神经外科医生沉思录》一书,内容便甄选自2000多份叙事病例。她希望通过这本书,一方面能够勉励同仁尊重患者本身作为人的权利,尽心尽力为他们服务;另一方面,能让更多老百姓体会到医护人员“从业时的初心、行医时的用心、决策时的揪心、出问题时的痛心”,正确理解医学。

《用心:神经外科医生沉思录》新书发布会现场

于凌锋而言,“用心”也溶于生活别处。

当初,为救助民族孤儿、唤起公众重视,她自荐成为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此后连任十二届、十三届政协委员,为保障医生执业安全和支持、发展中国医疗志愿者队伍奔走呼喊。作为委员履职,她每次到外地会诊、交流,都会深入到群众中,调研了解当地医院的情况,不辜负身上已有的期待与信任。

2017年,由于要兼顾少数民族孤儿救助和志愿医生行动的服务支出,资金短缺,凌锋得到丈夫的鼎力支持,经过商量后,两人决定将已去世公公的房子卖掉作为启动资金,设立北京凌锋公益基金会,既能为孩子募集更多善款,也可以为老百姓多做些实事儿。

最近,2019世界神经外科联合会全球特别大会在北京召开,凌锋作为大会主席,投入极大的精力和心血,每天只能睡五六个小时。“这是有史以来,世界联合会第一次放在我们国家召开,所以要向全世界展示我国神经外科的荣耀,呈现出一个高科技、有责任感的大国形象。”

凌锋在世界神经外科联合会全球特别大会开幕式上发言

如今,把事情叠着做早已成为凌锋的一种习惯。即将步入古稀,凌锋没有一丝迟疑,也不掺杂半分马虎。

“有时候也会有力不从心的时候,觉得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可似有神助,每次山穷水尽,总会柳暗花明。所以我总在想,人就是要不断地去帮助别人,到了关键时刻,总有人去帮助你。”她说。

拯救生命,改变命运,凌锋携着几分侠气,一点素心,翻越山岭,春光揽尽。

文 | 凤凰网公益 朱德瑛

图 | 凌锋、王慧婷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