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关注民生

北京大学管理学院袁瑞军:期盼公益行业基础设施建设多样发展

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中国社会组织需要适应哪些新的政策法律环境,如何应对?12月19日,第二届中国公益行业法律合规发展论坛(暨第八届复恩法律论坛)举办,主题聚焦“公益行业法律基础设施建设”。来自法律、公益、学术等领域的专家学者共同探讨当下中国社会组织所面临的政策法律环境方面的挑战,以及今年在抗疫实践中所得到的启示。

在“公益行业基础设施建设 ——‘社会企业法’何时落地”主题讨论环节中,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袁瑞军多次强调了此次论坛举办的重要性,并对在场多位发言者的看法表示充分的肯定,更是表达了社会企业发展的愿景, “从一个研究者的角度来看,我们希望看到更加多样性的、广泛的发展方式,同时希望看到多样模式下各自的特征和特点。

北京大学管理学院袁瑞军:期盼公益行业基础设施建设多样发展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袁瑞军

以下为袁瑞军发言实录:

非常感谢论坛的邀请。我感觉到一个特别核心的印象,就是重要。尽管今天会议只有21位听众,数量不大,但是这个论坛非常非常重要,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发言者的背景,另一个是今天讨论的议题。

首先是发言者背景的重要性,今天在场上发言的一共6个人,涉及到一些国内社会企业领域的非常重要的利益相关方,有三位来自学界,两位来自实务界,实务界两位都来自行业知识性平台,一位是夏璇专门专注于社会企业的认证和帮扶,另一位沈东曙老师是专注于公益公司。另外大家都跨界,有地域上的广阔性。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一个大中华区的社会企业的概览性的论坛。

另外一个是今天讨论议题的重要性,大家不约而同地聚焦社会企业的内容。在座各位对于类型都作了非常深入的分析,另外对于社会企业的支持政策,应该采取相对比较广义的定义。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我们用的是光复法,我们可以把追求目标、价值的强度或者深度从商业公司到企业社会责任或公益公司的这种双重底线上发展到把社会目标看作更高价值的社会企业。

沈东曙老师的发言里头提到了社会企业家精神,一个相对更加宽泛的社会企业的定义,并且他也提到了用混合商业的商业模式和消除企业外部性的提法,基本上我们可以大致的分成这么几个类型。

实际上在当今中国,这样的企业责任、社会企业、公益公司,基本上都是并存的。现实实践中显然是用一种包容性的的态度,让各种社会企业中该性质的组织都有发展的空间。在这个类型上面,陈老师把香港和台湾的四种社会企业类型都做了介绍,它们是工作整合型、社区型、社会事业型和社会合作社型的社会企业。关于每种类型在香港和台湾地区的相关的支持政策,陈老师都作了详细的介绍。在这个过程中,相关的社会企业的类型以及相关的应该有的支持政策应该是什么样的问题,都非常有意思。

在支持政策方面,我赞成沈老师的提法,他说从上到下一刀切的社会企业支持政策,可能暂时有点为时尚早,应该是一个自下而上的,从地方政府创新的角度,看中国的社会企业相关的支持政策。实际上今后可能会在中国看到的是一种非常多元化的创新机制。多元化既体现在以地域性的,不同地方政府的,地方政府里头又分成省一级的、区的,城市里头大区的,和街道里的,比如成都市,都在出台不同的政策,在这个里还分成行业性的。冯老师非常详细地介绍了成都市发展的一些实在的具体的数据,可以看到成都在教育培训类的、社区发展类排在前几的类型里。成都现在这种新的发展方式非常值得我们关注,它是地方自下而上的地方政府的创新模式,在创新领域以社区主导型,是陈景堂的四类中的第二类,社区型的社会企业为主打类型。从一个研究者的角度来看,我希望看到更加多样性的、广泛的发展方式,同时希望看到特定模式下各自的特征和特点。现在看比较成型的有成都,下一步可能还有很多地方。在地方中,如北伟老师讲的,力推的国家级的规划提案,以及政策的提案也是非常值得关注的热点。总之,今天的整个发言非常重要,而且有很多的新意,我在这个领域学到了很多。

谢谢各位发言者,谢谢。

热门文章